企业邮箱
企业常识

员工创作

《手》

编辑:文/孙晓华     文章来源:河南特许经营分企业     浏览次数:1791     发布时间:2015-03-04

下班回家的电梯内接到老弟电话,告知妈妈有点不适已经做了小手术。由于电梯内信号弱,我急忙回到家内给老弟回电话。由于心内焦急接连拨错三个电话才联络上老弟。

    第二天,我请假去看妈妈。

    在买东西时,一位老大爷给在给我装时,老大爷的手碰到我的手。哦,真凉!我看了一下老大爷的手,通明发亮,冻的红明。“大爷,咋不带双手套呢?”“没事,人老了耐冻。”

在车上这双饱经沧桑、全部开裂、冻得透亮、冰冷刺骨的大手一值在我的脑海闪烁。这双手多像父亲的手,也像当年爷爷的手,更像儿时依稀记忆中太爷爷的手。历经岁月的磨难和人间的挫折,加上儿女沉重的负担,这几双大手养育了一代又一代儿女……

记得父亲的手曾经是那么有力,拉车、挑水、砍柴,包括打大家几个的屁股都是那么痛。爷爷的手记得老是弄到衣服袖中,总是放几只羊,不论春夏还是冬秋。记得爷爷去世时父辈们争持,无外乎就是孝顺多少的事。在我儿时依稀的记忆中,太爷爷是最为慈祥、和蔼的一位老爷爷,整天手内拄着一枚拐杖,留着山羊胡子,坐在老家的墙外面晒太阳,并看着自家的一颗红果树,生怕淘气的大家去偷吃。记得爱吃嘴的二姐挨拐杖的积累最多,而我当时又是他老人家唯一一个重孙子,对我当然格外的珍爱,只要我爬到老爷爷的膝盖上嬉戏时,红果果总是有的……至今我还记得太爷爷去世时大人们都在忙碌,而我还在骑着一根大棍子当马骑着玩,直到棺材加入坟墓时,好像我才知道再也不能见到老爷爷啦,后来就不记得啦。说到这,我回忆起爷爷去世的情景,亲戚们让孝子贤孙们跪在大院子听训,已经上中学的我也不例外,听到亲戚们数落父亲不孝顺时,我气得直掉眼泪,父亲是孝顺的,可就是当时的家境条件又拿不出好东西来孝敬爷爷,在送爷爷走的路上,我哭的象一个泪人,现在想起来也不知当时为啥哭的那么伤心,也许就是亲人的离去,不由得发自内心的难舍难分吧。

现在条件好啦,可总是有各种理由不能回家,留下父亲一人守着老家。每每电话也隐隐约约能感受到父亲的孤单和想儿想孙的心情。看来这个春节务必回家看看父亲和那一双为大家操劳一辈子的大手……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