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邮箱
企业常识

员工创作

天凉好读书

编辑:     文章来源:     浏览次数:1887     发布时间:2013-05-20

    我之于书,是一个忠实的知己;书之于我,是一个不可缺少的将相伴终身的伙伴。

    常常想:为什么要读书呢?有的人读书图实用,有的人读书凭兴趣。前者读的书是必要的,近似一种人生中的工具;后者读的书多数是可有可无的,读之有所喜,不读无所伤。但就在这可有可无中,有了“用书”和“爱书”之别。爱书者,说痴者有,说傻者有,可终不悔。我的爱书,自幼时起,如今更甚,可以说不可一日无书。这种爱书带来的是什么呢?是一双近视且散光的眼睛,还有一颗好浮想联翩的脑袋。书读的越多,困惑越多;对人生、社会知道越多,不相宜的东西也越多。在此恶性循环中,不知不觉与书的缘分越来越深了。
    爱书的人是最挑剔的人,同时也是最能包涵的人。他的眼睛永远在搜索好的、更好的书,在一片书海中,他想得到的是珍贝。但爱书的人却是不能缺书的。在条件苛刻时,他可以如饥似渴地抓住身边仅有的书,不管是精华,还是糟粕。此时,他会低下清高的头,筛选、过滤,从荒漠中汲取露水。有人说,美食家是那种能在精美、豪华的盛宴中品出不足的人,我认为,那种能在家常小菜中品出美妙的也是真正的美食家。爱书的人就是这样。他从不说“没有时间读书”,也从不说“没有什么好书”,他善于随着条件的变化转换自己的口味,但不降低自己的准则。
    大多数爱书的人都是性情中人,喜爱一本书就想拥有它。我曾对几个前辈高至房梁的藏书羡慕不已。爱书的人是最慷慨大方又是最吝啬的。只要他认为值得,他可以一掷千金,看到好书,一日不买,寝食难安。可碰到借书的人,又是另一番模样。借钱可以,借书就得掂量掂量。一旦借出,又整日担心,如不及时归还,则要大声催促了。我曾有一本《青年流放者》,视为爱物,一次借出,未还,只得再买一本;再借,再不还,再买一本;第三次,终不愿再借出。由此,想到我的一位老师,为了幸免他人借书,遇到好文章,她总是复印几份,分送好友,虽然费事,却也心安。
    来到北京,对爱书人来说既是好事也有憾事。书太多了,好书太多了,如同鱼儿游进了大海,世界十分广阔。遗憾的是囊中并不宽余,难饱购书之欲。只好时不时跑到书店,捧上一本书,蹲坐在一个角落,细细目读。与坐在舒适的椅子上,旁边有一杯香茶,得意处还可大声诵读相比,这种条件当然是艰苦了。我也曾到过几不闻书香的村庄,找遍全村,竟只有一本几年前的破旧不堪的《大众影片》杂志。再一想,有书读,足矣。古人有凿壁借光读书,今人也有于茅厕中捧书甘之若饴,何必太刻意呢?
    不管外界怎么变,爱书之人的天性永远不会变,就象书的油墨香,经久不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