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邮箱
资讯中心

综合资讯

张家口的新动力机会

编辑:郗岳     文章来源:新金融观察     浏览次数:1545     发布时间:2015-08-19

拥有了2022年冬奥会的联合进行权,张家口市的新动力产业便被推上了发扬的极速车道上,原本难以消融的弃电问题,也将因为可再生动力示范区的获批而得以破冰。 

  投资热潮

  从昔时的“招商”到现在“选商”,张家口对于新动力名目的选择有了更大的自主空间。

  张家口被宣布获得2022年冬奥会联合进行权的第6天,天津中环半导体股份有限企业(以下简称“中环股份)在官方平台上晒出了一份成绩单,内涵是其在张家口康保县光伏资源开发利用评审结果中得了第1名。

  这个结果的“评审官”是康保县新动力工作领导小组,参与评审的企业多达14家,其中包括了中国华电工程(集团)有限企业、华润电力(风能)开发有限企业、国开新动力科学技术有限企业等多家职业第一梯队里的大型央企,还有来自其他省市的知名电力国有和私营企业。

  “竞争非常激烈,当地的评审条件也相对更多。”一位参与评审的企业承担人告诉新金融观察记者,康保县一方面要对企业的根本情况及经营情况实行评定,另外一方面是对企业名目投资情况及承诺实行打分。后者板块分为8个小项,其中在开发模式上选择与县域经济发扬深度融合、在投资形式上选择直接独立投资模式可以分别得到高分,如果支撑投资当地医疗、教学、扶贫、农村建设等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设立股权基金,还可以得到更多加分。

  康保县位于内蒙古高原的东南侧,土地广袤,风电及光电开发具备优良的前景,县政府有意将风、光电等可再生动力产业培培养全县的产业支柱产业,近期招商力度有所增强,而一路攻城略地的电站投资企业也蜂拥前往。

  康保县的投资热潮是张家口市新动力产业提速发扬的一个缩影。7月29日,也就是张家口获得冬奥会联合进行权的前两日,国务院正式批复同意设立河北省张家口可再生动力示范区,示范区发扬规划也随之发布。

  破题限电矛盾

  现实情况是,张家口可再生动力对外输送力不足400万千瓦,可再生动力发电严重受限。

  不管是“低碳奥运”倒逼着动力结构转型,还是投资热潮带动了地方冲动,上游急速扩张的发电装机都残酷地考验着下游电网的承载和外输能力。

  早于2018年8月1日,冀北电力有限企业张家口供电企业就发布白皮书做出预测,到2018年,张家口地区全社会用电量将达到183亿千瓦时,比“十一五”末增长97.9%。

  而从此刻情况看,被预测的用电量与电网负荷量刚刚吻合,没有多余空间。2018年,张家口可再生动力电力装机总容量约700万千瓦,而区内电网最大负荷仅为185万千瓦。

   “按照规划,到2018年底,地区并网风电装机总量将突破800万千瓦,光伏、化学储能、生物发电装机总量将突破65万千瓦,同时,火电、热电装机总量将接近700万千瓦。届时,张家口地区所有机组在满发状态下,电源出力将达到1500万千瓦左右,扣除就地消纳因素,仍有1250万千瓦左右负荷需要外送。”冀北电力张家口供电企业副总经济师王沛文暗示。

  张家口可再生动力发电产业的天然优势是,背靠着京津冀地区巨大的电力消费需求。数据显示,京津冀地区是我国首要的电力负荷中心之一,2018年全社会用电量约为5000亿千瓦时,其中化石动力电力占90%以上。按照《国务院有关印发大气污染防治行动筹划的告知》,京津冀地区要实现煤炭消费总量负增长,未来可再生动力发扬需求迫切,这为张家口新动力发扬提供了巨大的市场空间。

  “张家口是京津冀地区向西北、东北辐射的链接点,作为京津冀地区的生态涵养区、我国重要的可再生动力生产基地和电力输送通道节点,具备电力体制革新先行先试的优良条件。”张家口市发改委副主任郭俊峰说。

  然而现实情况是,张家口可再生动力对外输送能力不足400万千瓦,可再生动力发电严重受限。较早以前的数据是,截至2018年底,张家口已有近80万千瓦风电面临无网可并、无路可走的境地。

  而考虑到张家口可再生动力发扬潜力超过5000万千瓦,对外输送通道和消纳能力建设需求迫切。今年4月3日,国网张北500千伏变电站开闭站正式运转,张家口“三站四线”风电送出工程全面投运。

  “三站四线”被视为张家口最重要的电力外输通道,于2018年3月正式开工建设。该输变电工程包括:500千伏康保、尚义、张北三座变电站建设,以及康保至张北、尚义至张北和张北至张南(双回)四条500千伏输电线路建设,该工程可有用缓解坝上地区风电外送压力,可提高张家口风电外送能力180万千瓦。

  “‘三站四线’输电名目建设真正能处置多少问题,这还是个未知数。”冀北电力张家口供电企业副总经济师王沛文曾对媒体暗示。

  出于对张家口新动力电力外输现状的考量,《张家口市可再生动力示范区发扬规划》在着力实施四大工程中提到,将扩建超高压输变电工程,增建特高压输变电工程,健全可再生动力电力跨省跨区输送通道规划,提高示范区可再生动力电力的外输能力,优化京津冀三地动力结构,提高区域可再生动力的消纳比例。

  此外,《规划》还放开了配电领域的准入门槛,激励社会资本投资配电业务,向符合条件的市场主体放开新增配电网投资业务,激励企业以混合所有制方式投资局域智能电网建设。

  多方着手,困扰张家口新动力产业多年的“限电”困局或将伴随示范区规划的实施及冬奥会的进行而逐步解开。

  这份规划在其首要使命中首先强调,“要推动可再生动力名目审批准则革新,进一步简化审批环节、优化审批程序、提高审批效率”,这为日后在张家口投资新动力产业的企业提供了重要的政策支撑。

  “这是一份含金量很高的规划,代表张家口新动力的发扬得到了国家层面的认可,是本地新动力发扬的一次历史机遇。”张家口发扬革新委副主任郭俊峰说。

  张家口是华北地区风能和太阳能资源最丰富的地区之一。当地是全国风能富集区,海拔高度在1500米至1600米,是蒙古高原冷空气加入华北平原的首要气流通道,风能资源可开发量达4000万千瓦以上,占河北省陆上风资源的71%。当地是太阳能资源Ⅱ类区域,太阳能发电可开发量达3000万千瓦以上,是河北省太阳能资源最丰富的地区。

  申奥成功和示范区的批复,给张家口的新动力投资注入了强心剂。张家口下花园区发扬革新局重点办主任宋飞深有感触地说:“以前出去招商引资,人家还不愿见解,现在是坐在家门口,很多投资者就主动来谈协作,从昔时的‘招商’到现在‘选商’,大家的名目选择余地更大了,可以更严刻地遵循本地产业规划了。”

  低碳压力

  可再生动力电力消费比例从27%提高到55%,就是张家口进行“低碳奥运”从现实到抱负的距离。

  京津冀地区的雾霾天,拉低了人们对张家口好天气的直观感受。事实上,张家口空气质量综合指数在全省排名最优,今年上半年,张家口空气质量优良天数142天,达标率为78.5%;PM2.5浓度均值34微克/立方米,空气质量综合污染指数为4.63,继续保持长江以北37个试点监视检测城市的最好水平。

  “张家口空气质量长江以北排名第一,为京津冀区域空气质量最优城市。”张家口市长侯亮在列举该市申办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五大优势时,特别提议了这一条。2018年11月3日,中国奥委会正式致函国际奥委会,提名北京市和张家口为2022年冬奥会的联合申办城市。

  河北省环保厅副厅长杨智明说:“这两年来,为了支撑申办冬奥会,大家完成了崇礼迎宾廊道及赛事核心区生态绿化10.5万亩,对迎宾廊道两侧73个村庄及赛事核心区10个村庄面貌实行改动提高。”

  借力冬奥会,张家口市提议了大气治理的下一步目标:到2022年,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例达到90%以上。PM10、PM2.5、二氧化硫、二氧化氮、臭氧、一氧化碳6项指标年度评价均达到国家年均二级准则,其中PM2.5平均浓度较2018年下降5%。

  “低碳奥运”是两城市进行冬奥会的重要理念。按照《河北省张家口市可再生动力示范区发扬规划》,提议了在张家口市崇礼县建设国际领先的“低碳奥运专区”,更重要的是,《规划》还提议了指标和时限,即到2020年,张家口示范区55%的电力消费来自可再生动力,全部城市公共交通、40%的城镇居民生活用能、50%的商业及公共建筑用能来自可再生动力,40%的产业企业实现零碳排放。在奥运场馆电力和热能供应方面,奥林匹克中心和其他赛场用电100%采用可再生动力,实现奥运场馆所有建筑采用可再生动力供热。

  眼前的现实是,2018年张家口市风电并网装机660万千瓦,光伏发电并网装机40万千瓦,秸秆生物质发电装机2.5万千瓦,全年可再生动力发电量151亿千瓦时,占全社会动力消费总量的27%。

  可再生动力电力消费比例从27%提高到55%,就是张家口进行“低碳奥运”从现实到抱负的距离。乐观者认为,张家口本地风能、光能资源充足,投资密度还没有完全饱和,新旧发电名目实现并网发电还有很大空间。

  张家口发改委政务公布信息显示,被纳入到河北省2018年光伏发电筹划中的有21个新备案名目,其中张家口名目有6个,合计备案规模为2.9兆瓦,占河北省总备案规模6.9兆瓦的42%。在河北省2018年光伏新增并网投产名目中,张家口已投产并网规模为5兆瓦,占河北省名目总规模的50%。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