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邮箱
资讯中心

综合资讯

我国核电角逐1.5万亿全球大市场

编辑:陈德胜 张扬健     文章来源:经济参考报     浏览次数:1061     发布时间:2015-03-25

据世界核能协会估算,2015-2030年间海外新建核电站在160座左右,新增投资达15000亿美金,市场空间巨大。同时核电技艺也是大国扩展技艺竞争优势,扩大地缘政治经济影响力的重要领域。我国核电技艺成熟,国产化率高、造价低,且有丰富的营运阅历,这无疑为核电走出去奠定了优良基础。

  已与多国签署核电出口协议

  自1991年以来,我国已向巴基斯坦出口6台二代核电站,其中恰希玛1号和2号30万千瓦核电站已分别于2000年和2018年投入运转。此刻恰希玛3号、4号和卡拉奇2号和3号机组正在建设中。

  2018年3月,中广核和法国电力企业签署协议,经过参股方式参与法国电力企业在英国的欣克利角核电名目建设。

  中国与阿根廷分别于2018年7月和2018年2月签署协议协作建设四号重水堆核电站和五号压水堆核电站。中核集团与阿根廷核电企业作为双方授权企业,将承担协议的具体实施。

  2018年10月,中广核成为罗马尼亚Cernavoda核电站3、4号机组投资者,与罗马尼亚国家核电企业协作开发该电站。11月,中国与南非签署相干协议为国内企业参与南非核电投资建设提供了条件。今年1月,中法双方签署了核电站领域的协作协议。

  核电出口优势显著

  此刻,我国首要采用压水堆技艺路线,在引进M310、VVER、EPR、AP1000 等进口机组基础上,经过消化吸取再革新,拥有成熟的二代改核电技艺CPR1000和CNP1000,拥有自主研发的成熟的ACP1000、ACPR1000+和“华龙一号”第三代核电技艺。

  “华龙一号”定位为我国核电走出去的旗舰产品,其在设计、设备制造、燃料、运转、维护等多个领域拥有自主常识产权,是国内可以用于独立出口的三代机型。

  我国自秦山核电站1991年并网发电以来,已有24年安全运转阅历,未产生过二级以上核变乱和环境变乱,且核电能力因子与非筹划能力损失因子均全球领先。

  我国核电设备具有规模化制造能力,在设计、施工、制造安装和调试等方面成本都相对较低,从而降低了核电站造价。

  为了支撑核电出口,我国政府提供了政策、外交、财务、优惠信贷等多方面的大力支撑,李总理在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议,要扩大出口信用保险规模,对大型成套设备出口融资“应保尽保”。

  此刻,国际上一座100万千瓦的核电站动辄投资200亿元以上,核电融资已成为很多国家发扬核电的一大困难。而充足的资金支撑正是我国核电出口的一大优势。中国工商银行已同意向罗马尼亚Cernavoda核电站提供100亿欧元融资。中国将向阿根廷核电名目投资20亿美金并提供优惠贷款。英国欣克利角核电名目160亿镑投资首要由我国提供。

  核电出口须直面强国竞争压力

  多年来,全球核电市场依旧被俄罗斯、法国、美国、日本、加拿大和韩国等少数国家垄断,我国是后来者,核电出口必须直面和它们的竞争。

  一直以来,我国核电首要是依靠资金、低成本出口,与核电强国的核电成套技艺出口有很大不同。此刻我国已汲取俄罗斯和韩国等国阅历,从国家层面鼓动核电出口,整合国内核电技艺,凝聚共识,减少内部竞争,经过资金支撑、投资、参股或国际协作等多种方式走出国门。另外还要扩大“华龙一号”在国内的建设规模并加快建设步伐,以增强示范作用,才有利于核电品牌推广。在出口核电技艺方面,也可以效仿韩国作法,按照核电输入国不同需求采纳成熟的二代改技艺或“华龙一号”三代技艺,而不仅仅局限于三代技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