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邮箱
资讯中心

综合资讯

煤炭职业迈入"控产"时代

编辑:吕晓宇 梁晓飞     文章来源:经济参考报     浏览次数:965     发布时间:2015-03-17

春节已过,煤市“寒流”不减。在煤炭产地,由于库存高企、需求乏力,山西、内蒙古仍有不少地方煤矿处于“假期模式”,复工筹划或将推迟。在市场“隆冬”和环境约束的双重压力下,中国正在踩下煤炭产量扩张的“急刹车”,逐步迈入“控产”时代。

  控产限产成煤市“救命稻草”

  近日,春节后一度分化的煤价走势再度飘绿,主产地和港口煤价同步下滑。“太原指数”短暂持稳后走跌。3月11日,最新一期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收于488元/吨,比上期下降8元/吨,创下年内“九连跌”,以及去年8月以来的单周最大跌幅。

  加之神华、中煤等大型煤企相继推出变相降价的优惠促销政策,市场哀痛观情绪持续升温,业界对煤价持续下行的担忧进一步加剧。

  同时,环境层面的政策约束持续收紧。近两年来,备受眷注的城市雾霾问题,正在引发人们对以煤为主的动力结构的反思。

  3月6日,工信部和财务部联合发布了《产业领域煤炭清洁高效利用行动筹划》,提议到2018年,焦化、产业炉窑、煤化工、产业锅炉等四大领域将节约煤炭消费8000万吨;到2020年,这一目标将达到1.6亿吨以上。

  考虑到去年底国家六部委联合印发的一份文件,为防治大气污染,到2018年,仅京津冀鲁四地,煤炭消费量较2018年将减少8300万吨。今后两年,中国至少要减少煤炭消费1.6亿吨。

  上述信号表明,在市场和环境的双重压力下,控产、限产正在成为煤炭职业的“救命稻草”。数据显示,今年1月,神华集团、中煤动力煤炭产量双双同比下降,中煤更是连续4个月环比下降。加之春节期间,大量煤矿停产放假,一季度煤炭产量难有增长。

  此前,煤炭大省山西发布了今后5年内的动力发扬战略目标,明确划定煤炭产、用、销上限,不再争夺“煤老大”。国内煤炭产量最大的神华集团也提议,今年将压缩10.8%的煤炭产量,与2018年相比减产3300万吨,成为市场“隆冬”中难得的利好消息。

  煤企限产遭遇“囚徒逆境”

  煤炭控产,必须煤企限产。然而,记者采访发现,随着煤市下行趋势增强,煤企价格战有愈演愈烈的倾向。市场过剩反而增补产量、煤价下跌反而争相降价,煤企限产面临“囚徒逆境”。

  “前两年,明明市场过剩,大型煤炭企业反而‘以量换价’,陷入恶性循环。”一位山西煤炭职业人士称,早在2018年底煤价就开始下行,产能过剩的问题已经显现,但煤企担心单方面限产丢掉市场,都希翼其他煤企减产,自己增产、降成本、抢市场。

  煤企两难选择的背后,是随处可见的煤矿超能力生产。煤炭“黄金十年”内,市场“紧平衡”的背景下,为保电煤生产、保动力安全,煤矿超能力生产一度成为常态,一些煤矿实际产量甚至超过核定产能的3倍以上。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原煤产量38.7亿吨,同比下降2.5%,成为加入21世纪以来,我国煤炭产量的首次下降。然而,“世纪首降”的背后,局部煤矿违法违规生产、超能力生产等现象仍未杜绝。国家动力局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底,全国登记公告生产煤矿共6816处,产能仅31.26亿吨,远低于近年来实际产量。

  此外,煤企限产还面临其特殊的职业问题。“不同于其他产业,煤炭产能一旦形成,再想缩减就难了。”山西省社科院副院长潘云说,“黄金十年”间,“三西”地区煤炭产能的扩张速度都在10%至15%左右。但随着经济发扬加入新常态,产能释放的增速没有明显放缓,需求增速却从6%以上迅速回落至2%左右。

  “即使产能不再增长,也难以改变今后煤炭市场供大于求的格局。”潘云称,一方面经济增长放缓,另一方面节能减排力度加大,水电、天然气等替代性动力比重增补,这些因素都将对煤炭需求产生抑制造用。

  煤炭脱困仍需多管齐下

  业内认为,尽管山西、神华等地区和企业已明确提议稳固产量的筹划,但仅仅个别省份和企业控制产能,难以突破“囚徒逆境”,亟需增强职业监管、职业自律,标准煤炭生产环节。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连续两次煤炭职业脱困产业联席会议都把治理的重点,聚焦在煤炭生产环境,包括“违法违规建设生产、不安全生产、超能力生产、劣质煤生产和消费”。国家发改委称,近期将抓紧修改健全和印发相干文件,抓紧展开煤矿违法违规建设生产情况核查,抓紧贯彻煤矿建设生产领域违法失信联合惩戒机制等。

  “房地产企业可以在全国跑马圈地,但煤炭企业除了个别央企,都是地方企业。”潘云暗示,在这种背景下,煤企限产更需要来自国家层面的协调。在经济下行期间,尤其对于资源型地区来讲,生产出来的煤炭无论效益如何都是GDP,减少煤炭产量就意味着减少GDP。

  同时,随着全国各地煤炭资源整合的推动,大矿明显增多,政府对市场的调控能力相符合增强。潘云创议,建立煤炭供需平衡、预测、储备机制,成立类似于欧佩克的职业协会,在需求不足的情况下,最大限度幸免资源浪费。同时,严刻实行限产、遏制超产等政策的同时,增强煤炭主产地之间的协调,幸免“控产”过程中加剧恶性竞争。

  业内认为,如果煤企限产政策得到严刻实行,职业自律进一步增强,当前煤炭供需失衡的情况有望得到改善。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