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邮箱
资讯中心

综合资讯

山西大用户直供电试点一年 输电企业利益未受损

编辑:人民网-人民日报     文章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浏览次数:971     发布时间:2015-02-10

大用户直供电是指符合准入条件的用电企业与发电企业,按照自愿参与、自主协商的原则,直接实行的购售电交易,电网企业按限定提供输电办事。

  自2018年起,山西作为全国大用户直供电试点省份之一,开始试点。一年多来,这种新的电力交易模式给发电、用电、输电三方带来了怎样的变化?记者就此实行了采访调查。

  去年每度电少4分钱,用电企业降低了成本

  这两天,太钢动力动力总厂的工作人员范世文异常忙碌,科研入围发电企业资料、比对价格;并实行了两次筛选,初步确定了交易对象和范围,预计过两天就要组合交易了。

  今年,太钢已经是第三次入围山西大用户直供电试点的用电企业,一直承担这方面工作的范世文对各种程序、方式早已轻车熟路,但仍不敢掉以轻心。“价格给高了,影响自身利润;价格给低了,交易不成,浪费了机会。”范世文说:“所以要科研煤炭价格、发电成本等各种因素,摸清底牌,充分、准确用好这一新交易模式,用合理的价格买到足量的电力,给企业创造更多的利润。”

  这种交易模式给太钢带来了多少利润?范世文翻出了自己的小账本:去年太钢经过大用户直供电交易电量14亿度左右,每度电比网上交易价格便宜近5分钱,全年下来能节约7000万左右的成本。在钢铁职业形势严峻的当下,确实是笔不小的利润。

  山西省经信委提供的材料显示:2018年山西共组合展开电力直接交易三批次,完成交易电量180亿千瓦时,占全省全社会年用电量的10%。平均直接交易价格0.3430元/千瓦时,较网上交易电价每度电下降了4分钱左右,电力用户用电成本降幅超7亿元。

  开拓“市场电”,发电企业增补了利润

  范世文给出明确的说明,这个4分多的价差不是来源于输电企业,而是来源于发电企业。这意味着发电企业将电以低于上网电价的价格卖给用电大户,那不是赔大发了?

  一位在漳泽电厂工作多年的工作人员给出了说明,相较以往,参与大用户直供电的发电企业输出的电力包括两局部:由电力企业按照电网情况、电力需求情况给发电企业下达的产量指标,价格也是统一限定的,不能讨价还价,姑且称其为“筹划电”;而电网企业下达的发电指标都低于发电企业的实际产能,这样发电企业与用电企业之间就有了直接交易的产能空间,交易成功的局部称其为“市场电”。

  近年来,煤炭价格持续下跌,发电成本大幅降低,发电企业想发更多的电,实现更多利润。而“筹划电”的数量相对固定,不容易增补;入围直供电的发电企业积极开拓“市场电”这局部,用直接市场交易方式开拓剩余产能。而直接交易的价格就是以发电成本为基准,适度让利于用电企业,自己获得相符合的利润。说白了,发电企业经过让利于用电企业拓展了市场,提高了设备负荷率,增补了边际利润。统计资料显示,参与交易的发电企业机组利用小时平均每年可增补700小时。

  当然,不是所有的发电企业和用电企业都可以实行直接交易,山西对入围大用户直供电的发电企业和用电企业有“硬杠杠”,发电企业要符合单机容量30万千瓦、污染物达标排放等条件。

  用电企业需具备以下四个条件:符合国家产业政策请求,纳入国家职业准入公告名单;环保排放达标并经环保机关验收后取得相干资质;诸如此类产品电力单耗在省内保持先进水平或低于全省产业企业平均水平;上年度用电量在1亿度以上,用电电压等级在110千伏及以上。对符合国家限定的高新技艺企业,用电电压等级可适当放宽。

  这样能有用幸免相干电力流到国家明令限制的“两高一资”、不符合产业政策的企业去。

  工作强度加大,输电企业利益未受损

  “大用户直供电输电方的收益是靠输配电价,输配电价计算方式、构成情况比较复杂,但却是经过有关部门核准的。”范世文说:“有关部门测算过,‘筹划电’的每度平均收益,与输电方在直供电收的输配电价相差无几,对电网的盈利没什么影响。”

  山西省电力企业交易中心主任王其兵也印证了这一说法。“从此刻看,对企业盈利方面影响不大。”王其兵说:“但大家的工作强度增上来了,一句话更忙了。”

  王其兵先容,发电企业和用电企业协商确定的年度交易电量,要实行安全和调峰能力校核后纳入全省电力平衡;搭建平台组合交易,让发电、用电双方直接议价;三方签订的年度交易合同电量逐月分解,科学调度。这些都要电力企业的交易中心具体实行,否则达成的供电交易无法实现。“一年到头,盯着电网运转情况,就是为了实现安全、稳固地履行发电、用电企业之间的购销合同。”王其兵说。

  是否能再扩大直供电的比例和规模,王其兵认为,从电网运转安全和建设现状看,此刻直供电的规模和比例能承受,但不宜盲目求大、求快,否则将会面临电网运转安全、实行合同困难等问题。

  山西省经信委提供的材料指出,山西北部电厂有动力煤优势,让利空间大,参与直接交易优势明显,但用电大户集合在中南部地区,北电南送存在瓶颈,北部电厂无法大量对南部用户实行直供;局部电力用户把电力直接交易片面理解成电价优惠政策,不能理性预测产品市场和电量需求,造成局部合同违约。

  采访中,一些发电企业坦言,大用户直供电交易模式让有成本优势、办理优势的电厂获取更多利润,实现了一定程度的优胜劣汰。不过,此刻大用户直供电的交易模式还是以筹划为主、市场为辅的电力购销体制,未形成市场主导、市场主体充分参与的价格形成机制,实现电力购销机制的真正市场化还任重而道远。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