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邮箱
资讯中心

综合资讯

火电利用小时数革新低:节能办事业或至低谷期

编辑:邹春蕾     文章来源:中电资讯网     浏览次数:995     发布时间:2015-01-29

对于发电职业来说,火电利用小时数是个晴雨表,宏观上能反映国民经济发扬情况,微观上则直接反映出火电企业的赢利情况。近日,据职业快报统计,2018年全国火电、核电、风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数均有不同程度下降,其中,全国火电装机容量9.2亿千瓦,设备平均利用小时只有4706小时,同比减少314小时,创1978年以来新低。

  火电机组利用小时“跌破5000小时”,是我国国民经济加入减速换挡期的必然结果,意味着发电量市场的经营环境和竞争环境正愈加严峻。不仅如此,利用小时数下降对火电环保指标的影响也不容忽视,为火电提供节能办事的企业也或许遭受收益受损的威胁。

  利用小时数下降背后的逻辑

  按照公布的数据,虽然2002年电改以来,火电利用小时“破五”的案例在2008、2009、2018年均有出现,但跌到4800小时尚属首次。至于造成跌幅如此之大的原因,业内剖析无外有三:第一,经济增长减缓导致的用电需求下降。由于经济稳中趋缓、冶金等四大重点用电职业与东中部地区用电增速明显回落,以及气温偏低、上年基数较高等因素影响,今年实际用电增长将不到4%,远低于中电联年初预计的7.0%,也低于“十五”、“十一五”、“十二五”(前3年)13%、11.1%、8.35%的年均增长水平,甚至还低于金融危机最严重的2008年5.5%的增长水平。

  其次,2018年1~10月,水电受湖北、广西、贵州等省份来水增补,云南、四川水电装机增补。全国规模以上水电厂发电量8127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2.3%。火电水电此消彼长的规律在此得以验证。

  还有一个至关重要但最容易被忽视的原因,就是火电装机容量的持续增补。据中电联估计,2018年新增火电装机在4000万千瓦,到2018年底全国火电发电设备容量将至8.85亿千瓦。在全社会用电需求回落的情况下,如此大的体量无疑会形成“供大   于求”的局面。

  另外,火电企业展开的大规模环保升级改动所带来的停机影响也不可小觑。环保部请求火电企业必须按照最新的《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准则》,在2018年7月1日前有近6亿多千瓦的火电机组需完成除尘、脱硫、脱硝等改动。而按照相干数据,截至2018年底,累计已投运火电厂烟气脱硫机组总容量约7.2亿千瓦,占全国现役燃煤机组容量的90.6%;已投运火电厂烟气脱硝机组总容量超过4.3亿千瓦,占全国现役火电机组容量的49.4%。这意味着,仅2018年脱硝改动这一项,就有近2亿多千瓦的火电机组需要停机实行改动升级。虽然此刻尚未有具体数字支撑因环保改动停机而导致的火电利用小时数降低,但从其中的逻辑关系中仍然可窥一二。

  供电煤耗曲线受影响

  火电利用小时数不仅关系到火电企业的盈利情况,其影响力还辐射至火电能耗指标。一般而言,火电利用小时数下降,意味着火电机组负荷也降低。而按照业内遍及理解,机组负荷的高低会影响火电供电煤耗的曲线。负荷率低时,煤耗会提高。有数据称,机组负荷率每下降10%,煤耗将上升3~4克/千瓦时。

  对此,福建华电邵武电厂的苏祖斌向记者打了个比方,以60万千瓦的机组为例,满负荷运转时,机组的效率及各辅机的效率也根本都会处于一个相对较好的状态,供电煤耗会得到降低,或许达到290克/千瓦时。而负荷在80%时,煤耗就有或许升至295克/千瓦时,到70%的负荷时,则有或许达到300克/千瓦时的煤耗。

  不过,现实运转情况却与理论预测出现了差距。记者对五大发电集团2018年上半年的能耗指标实行剖析发现,各集团的供电煤耗较2018年比均下降明显。如华能集团,2018年上半年完成供电煤耗309.57克/千瓦时,同比下降3.46克/千瓦时;大唐集团则同比下降3.06克/千瓦时;中电投集   团完成火电供电煤耗309.49克/千瓦时,同比也降低2.77克/千瓦时。

  “出现这种理论与实际的偏差并不难理解。当前火电职业面临着巨大的节能环保压力,火电企业会想尽一切办法降低能耗。虽然火电利用小时数下降对供电煤耗带来了不利影响,但经过诸如改善运转调节等鬼蜮伎俩还是能够挖掘出节能红利的。”长期从事动力环保工作的专家张弘弢向记者剖析。

  节电名目收益小幅受损

  另外,火电利用小时数下降也将对节能办事企业的收益带来威胁。火电利用小时数革新低的消息爆出后,就有节能办事职业的人士发出声音,认为这将对为火电实行节能办事的企业的收益带来不利影响。

  对此,张弘弢剖析,对节能办事企业的影响并不能一概而论,要视节能名目类型而定。“与发电量挂钩的收益或许会降低,与发电量无关的名目则不受影响。如对锅炉引风机实行以节能为目的的变频改动,由于以节电量为收益依据,最终收益肯定会降低。”这一点,在记者对节能办事企业的采访   中得到了证实。中惠元景动力科学技术(北京)有限企业总经理俞波向记者暗示,该企业并未参与火电的节电名目,因此尚未显现出因火电利用小时数降低而导致的利益受损。

  而湖南长沙瑞泽动力科学技术有限企业总经理孙文科则认同火电节电名目收益下降的说法。他为记者算了一道数学题:以一台运转功率为1000千瓦的电机为例计算,假如节电率是20%时,一个小时可以节约电量200千瓦时,以一年运转8760个小时计算,节电量就是1752000千瓦时;那么,火电利用小时数下降到5000小时时,节电量则只有1000000千瓦时。“这个效益的落差一算就明朗了”。不过,他同时暗示,由于该企业涉及火电的节电名目并不多,所造成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不过,值得警醒的是,按照当前盛行的说法,立足当前的经济形势和电力发扬走向,火电利用小时数下降将成为常态。在这种背景下,与火电相干的节能办事业赢利能力毫无疑问将受挫,尤其是以节电为主营业务的节能办事企业,或许加入收益低谷期。

  如何走过收益低谷期,或将成为未来节能办事企业必须面对的命题。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