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邮箱
资讯中心

综合资讯

节能环保的历史欠账亟待还

编辑:京华时报     文章来源:京华时报     浏览次数:1003     发布时间:2013-12-27

经济增长何以超速,旧的经济模式何以难以触动,企业作为何以不能纠正?在节能环保问题已然上升为公共挑战的今天,更需从深层面找到答案。

  25日,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在十二届全国人全体会议常委会第六次会议上,就《国务院有关实施中期评估报告》作出说明。《纲要》提议的24个首要指标大多数达到预期进度请求,少数指标已提前完成目标。但动力消费强度、二氧化碳排放强度、动力消费结构、氮氧化物排放量等4个节能环保方面的约束性指标实现进度滞后。
  徐绍史在说明中指出,节能环保指标拖了十二五规划后腿,是经济增长速度超过预期、产业结构优化升级较慢、动力结构优化调整发展不快、局部企业减排力度不够等原因所致。而从这些原因映射出去,更需要追索的是,经济增长何以超速,旧的经济模式何以难以触动,企业作为何以不能纠正?在节能环保问题已然上升为公共挑战的今天,更需从深层面找到答案。
  粗放式经济增长模式的坚硬外壳之所以不能打破,当然有宏观经济形势的客观原因。十二五规划发动的2018年,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首要经济体,都处于抗击金融危机的刺激政策周期。流动性的大量释放,习惯性地对旧的产业结构形成了支撑,催生了三高产能的大肆扩张。同时,由于银职业信贷结构没有优化,国有企业得到了更多的优惠。地方政府对于国有企业的依赖度也前所未有增强。在资金和监管双宽松的格局中,一些地方国企和民营实体中的高污染、高排放大户一样,协同成为首要污染源,使得环境资源再遭损害。
  短期的财税、就业利益既然易得,需要支付成本的产业结构调整自然被置于次要位置。各地一度出台的大规模产业振兴筹划,少有新经济的实际摆设,多数是传统名目的大量复制。由此导致产业转型在许多时候,仅仅在政策表述上得到了强调,而无法转化为具体行动。
  出于同样的考量,唯GDP论在这一轮产业扩张中,不是被淡化而是被强化了。尽管其间也曾实施过拉闸限电等强制性的节能办法,但生产行动中的单位耗能并未得到优化。系统性的节能应用固然难以全面展开,行政式的节能办法也在GDP考量下遭遇了强大阻力。
  节能环保的历史欠账,总是要还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淡化GDP考量,加大去库存化进度,实施最严刻的资源节约和生态环境保护准则等,均已上升为最权威的政治意志。民意和政策的协同诉求,已为节能环保领域还债创造了环境。事实上,这笔欠账也已拖欠不起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