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邮箱
资讯中心

综合资讯

电煤博弈:长协体系须协同维持

编辑:国际商报     文章来源:国际商报     浏览次数:1156     发布时间:2013-12-12

近日,国办下发《有关增进煤炭职业平稳运转的见解》,明确将“科研出台有用办法,鼓动煤炭企业与用户签订中长期煤炭合同”作为增进煤炭职业平稳运转的办法之一。

  2018年12月20日,国办下发的《有关深化电煤市场化革新的引导见解》也曾提议,建立电煤产运需衔接新机制,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自主衔接签订合同,自主协商确定价格,激励双方签订中长期合同。同时请求,推动电煤运输市场化革新,对大中型煤电企业签订的中长期电煤合同适当优先保障运输。同年12月31日,发改委下发的《有关做到产运需衔接工作的告知》进一步明确,激励双方签订中长期合同,建立长期稳固的供需关系,激励直购直销,减少中间环节。
  其实,并非近两年有关部门才开始激励煤炭企业与用户签订中长期煤炭合同。早在1997年,为了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扬,维护煤炭流通领域正常秩序,包管国家重点企业用煤,逐步形成煤炭生产企业和用户间稳固的购销关系,原煤炭产业部便出台了《煤炭购销中长期协议办理暂行办法》。之后,2004年国家发改委下发的《有关建立煤电价格联动机制的见解》中,以及之后每年下发的有关做到跨省区煤炭产运需衔接工作的告知中,几乎都有激励煤炭供需双方签订中长期供需协议的字眼,而且屡次承诺优先保障中长期合同煤炭的铁路运力,以激励煤炭企业与用煤企业能够更多的签订中长期供需协议。
  谁在阻碍电煤长协签订?
  之前多年,煤炭企业之所以不愿与发电企业签订长期协议,一方面是因为市场需求持续旺盛,煤炭供求长期偏紧,另一方面,也与煤价存在双轨制不无关系。
  2018年以来,随着经济增长放缓,煤炭需求减弱,煤炭市场供求形势出现了明显转变,卖方和买方市场地位产生了根本性变化。与此同时,政府也取消了重点合同煤,煤炭市场实现了完全市场化。此时,煤炭企业由于销售难度加大,非常希翼能够与发电企业签订长期供需协议。但是,对于发电企业来说,特别是对于在不成熟的市场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局部发电企业来说,市场突然间由卖方市场转向了买方市场,在被“压迫”了多年之后,突然翻身做了主人,他们首先想到的或许不是借机尽或许多地与煤炭企业签订长期供需协议,而是经过各种方式压低卖方报价,力求实现从市场上采购更多的低价煤炭。发电企业的这种做法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在市场供求产生转变,由卖方市场转向买方市场的情况下,他们不急于与煤炭企业签订长期供需协议有助于进一步压低煤价,最终使自身实现短期利益做大化。
  不容置疑,市场决定资源配置是市场经济的一般规律,价值规律总是在发挥作用。当煤价被压的过低时,煤炭供应将开始收缩,之后在某些利好因素影响下,煤价又会出现反弹,煤炭供应出现阶段性偏紧,而煤价反弹和供应偏紧对于发电企业来说,无疑又是不利的。但这就是市场,供需双方企业能够在这样的市场变化中持续培养市场认识和市场认识。经过几轮市场博弈之后,彼此依存度颇高的煤电双方均会不自觉的发现,原来煤炭长协对双方来说或许才是最有利的。
  政府不宜过多干预
  煤电双方签订购销合同,不管是短期还是中长期,都应是双方企业自己的事,政府不宜干预过多。如果政府干预过多,会影响市场机制造用的发挥,不利于煤炭市场健康发扬。比如,在煤炭供求紧张时期,在政府干预下,煤电双方签订了局部中长期协议,当煤炭企业违约不兑现时,发电企业或许会首先向政府寻求帮助,而不是经过市场或法律等其他途径来加以处置。相反,在煤炭供求宽松时,如果煤炭企业希翼与发电企业签订长期协议,习惯会使他们首先向政府求助,而不是经过市场谈判的方式来处置。长此以往,电煤市场的行政色彩非但不会减弱,反而或许增强,而这对煤炭市场的持续平稳健康发扬无疑是没有好处的。
  十八届三中全会经过的《中共中央有关全面深化革新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指出,“经济体制革新是全面深化革新的重点,核心问题是处置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市场决定资源配置是市场经济的一般规律,健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必须遵循这条规律,着力处置市场体系不健全、政府干预过多和监管不到位问题。”
  在增进煤炭双方达成长期协议这一过程中,政府要做的恰恰也是健全市场体系,幸免对实体经济实行过多干预,以及增强监管。
  首先,健全市场体系,为煤电双方创造一个优良的市场环境。近年来,煤炭市场化已经实现了重大突破,电煤价格成功并轨,炼焦煤和动力煤期货接连上市。尽管如此,煤炭市场离统一开放、竞争井井有条还差很远,各类煤炭主体的地位极不平等,在行政力量干预下,中小煤炭企业很难与大型煤炭企业实现平等竞争,此外,中小煤炭企业还常常面临政策调整变化所带来的生存危机。相反,大型煤炭企业则无形中增强了优越感,有了政府的保驾护航,他们认为很多时候可以不用按照市场规律来办事。未来政府有必要为各类煤炭主体提供一个更加公平的竞争环境,提供一个更加稳固的政策预期。另外,由于电煤贸易是涉及到煤炭和电力两个职业的事,未来还要加快推动电力侧的市场化革新,特别是加快电价形成机制市场化革新。
  其次,幸免对实体经济运转实行过多行政干预。价值规律是市场经济的一般规律,当市场失衡时,内在的调节机制会使市场在一段时间后重新恢复平衡。但之前,政府对煤炭经济运转干预明显过多,当市场供求紧张时,政府便请求企业加大生产力度,尽量多产煤,而当市场供求宽松时,便强行关停整顿小煤矿,依靠行政力量鼓动煤炭资源整合;一方面各地都在持续创造煤炭需求,甚至局部泡沫性需求,另一方面有关部门则在持续强调要控制煤炭消费总量。可以说,煤炭市场是在各级政府各式各样的干预下发扬变化的,烙上了明显的政策印记。未来各级政府有必要尽力减少各种行政干预,让市场自身更好的发挥作用。
  最后,要增强市场监管。在创造了优良市场环境、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作用之后,政府要做到自己该做的事,那就是增强对市场各个环节的监管力度。比如增强对生产环节监管,确保企业不违法生产,不以产代建,不超能力生产;增强对煤炭贸易合约实行的监管,确保合约能够严刻实行等等。
  总而言之,煤炭长协贸易对煤电双方来说都是有利的,是煤炭贸易的重要发扬趋势之一,但这一目标的实现取决于煤电双方市场认识的持续提高。政府在这一过程中不宜干预过多,为煤炭市场创造一个优良的市场环境,做到市场监管足矣。
   (中商流通生产力增进中心 李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