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邮箱
资讯中心

综合资讯

水电油气等价改提速 定价“阳光化”值得期待

编辑:新华网     文章来源:新华网     浏览次数:1341     发布时间:2013-11-25

 《中共中央有关全面深化革新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议,推动水、石油、天然气、电力、交通、电信等领域价格革新,放开竞争性环节价格。

  涉及广大民生的水电油气价改是我国资源品市场化定价革新的“深水区”。市场化定价的推动有利于体现资源的稀缺性,反映资源的真实成本。但为保障民生增进公平,“政府之手”不可或缺,亟须增强市场监管、破除职业垄断,弥补市场失灵。
  “市场之手”分量足
  “需要它的时候,它缺位;不需要它的时候,它越位。”广东一位油气贸易商这样调侃“政府之手”带来的尴尬。
  涉及国计民生的资源职业是我国价格管束最严刻的领域之一。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持续发扬,“政府之手”与“市场之手”之间的博弈越来越激烈,政府干预过多、监管不到位等问题也日渐突出。
  《中共中央有关全面深化革新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议,健全首要由市场决定价格的机制,凡是能由市场形成价格的都交给市场,政府不实行不当干预。
  “推动市场化价格革新是对我国偏低的资源品价格实行修正,有利于鼓动全社会低碳节能环保。”华东电网发扬规划部高级工程师杨宗麟说。
  复旦大学动力经济与战略科研中心副主任吴力波暗示,长期以来,在我国动力领域,除了煤炭根本实现市场化定价外,电价、水价、气价、油价等仍实施政府定价模式。进一步发挥“市场之手”的作用,可以更客观地反映资源的稀缺性和真实成本,有利于构建一个合理的价格发现机制。
  近年来,我国资源品市场化定价革新持续提速。煤电上下游联动增强、阶梯电价推向全国、成品油定价机制逐步健全、非居民气价革新全面铺开……从实践来看,市场化革新的举措为动力市场注入了更多的生气。
  政府定价“阳光化”值得期待
  在鼓动市场定价的同时,《决定》中明确,重要公用事业、公益性办事、网络型自然垄断环节依然属于政府定价范畴,但强调“提高透明度,接受社会监督”。
  专家认为,在重要的公用事业等领域,出于保障民生、增进公平的考虑,“政府之手”不可或缺。同时,政府定价的“透明化”“阳光化”值得期待。
  “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并不是起全部作用。”吴力波暗示,发扬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既要发挥市场作用,也要发挥政府作用。比如电网、油气管网等具有天然垄断性质的职业领域,无论把它交给哪家企业经营,都需要政府严刻实行监管。
  “政府定价走在阳光下,才能消除信息不对称,打消老百姓心头的疑惑。”广东省油气商会油品部部长姚达明认为,在政府定价的范围内,需要形成透明的定价机制、透明的企业成本和透明的补贴政策,给消费者一本清清楚楚的账。
  以成品油定价为例,前几年国际油价涨至每桶140美金,但国家出于保民生的考虑压低国内油价,导致炼厂炼油巨额亏损。但当时仍有很多消费者质疑石油企业“暴利”。现如今国内成品油定价机制与国际市场联动紧密,老百姓经过观察国际油价的变化,就可以大体判断出国内成品油价格下一步的涨跌。
  “强调定价的透明化,既可以消除老百姓的疑虑,也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社会大众对特殊垄断职业的监督。”国金证券石油化工科研员刘波说。
  破除垄断、充分竞争是市场化定价大前提
  鼓动资源品市场化定价并非易事。专家认为,鼓动定价的市场化首先需要建立一个公平、公正、充分竞争的市场环境。
  以成品油价格为例,此前曾有传闻称成品油定价权将下放给企业。这样的传闻一度引发了消费者的担忧:我国民营油企与国有油企实力对比悬殊,如果定价权下放,是否意味着油价会被少数几家企业所掌控?
  厦门大学中国动力经济科研中心主任林伯强坦言,在非充分竞争的市场环境下,如果国家猛然将定价权下放,很或许让少数寡头企业从中受益,消费者合理利益难以保障。
  “只有在充分竞争的市场上形成的价格才能准确反映市场供求关系。”刘波认为,资源品市场化定价需要建立在充分竞争的基础上,而当前我国水电油气的充分竞争性市场并未完全建立,盲目推动市场化的定价机制很或许加重居民生活、产业生产的成本。
  “鼓动资源品市场化定价的同时,需要率先破除这个市场长期存在的垄断痼疾。”姚达明认为,政府不应经过“限价”“人为定价”来约束市场,而应激励市场充分竞争、调节市场资源供给、增进市场秩序公平来保障价格的真实性、合理性。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